格力的混改阵痛

  来源:北京商报

  原标题:格力的混改阵痛

  在前一晚宣布“元老”望靖东辞职后,8月18日,格力电器股价以56.02元/股收盘,下挫1.37%。对于望靖东辞职的原因,公告称是个人原因,但也有分析称是为混改后的新股东派CFO腾空间。2020年是格力电器混改的第一年,高瓴资本入主,直播风起,格力的转型面临诸多风波动荡,而董秘离职或许只是其中的一环。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最终将交出一份怎样的半年报和年终成绩单,备受业内关注。

  18载元老辞任

  格力电器公告称,董事会收到公司董事、副总裁、董事会秘书望靖东的书面辞职报告,望靖东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、副总裁、董事会秘书职务。辞职后,望靖东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。

  格力电器表示,为保证董事会工作的正常进行,公司在未正式聘任新的董事会秘书期间,暂由公司董事张伟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,后续公司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和《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章程》的有关规定尽快聘任新的董事会秘书。

  其实望靖东的离开此前已有征兆。10天前,格力电器就发布一则公告,宣布解聘望靖东财务负责人的职务,聘任廖建雄为公司财务负责人。

  望靖东是格力电器的“老人”了,也被业内看作是董明珠的接班人。公开资料显示,2002年11月-2006年4月,望靖东先后任格力电器财务部部长、采购部部长、审计部部长;2006年4月,升任公司总裁助理;2008年1月,望靖东开始担任格力电器财务负责人;2009年7月,兼任公司董事会秘书;同年10月起,望靖东一直担任格力电器副总裁、财务负责人、董事会秘书。

  也就是说,望靖东已经在格力电器工作了将近18年,是格力电器核心高管之一。截至8月17日,望靖东直接持有格力电器股票884674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0.01%。

  关于望靖东离职的进一步原因,北京商报记者也采访了格力电器方面,对方表示以公司公告为准。而格力电器董秘办公室电话也无人接听。

  净利润缩减五成

  如果从格力电器本身来分析,家电分析师梁振鹏认为,望靖东离开可能有两个原因。

  第一是与格力电器业绩有关。“今年格力的营收和净利下滑明显,一方面是疫情给整个家电行业带来沉重的打击;另一方面,中国空调市场已经严重饱和,从2019年起就几乎没有增长,甚至有一定程度的下跌。业绩下滑,可能格力电器会有一部分高管承担责任,或者职务有一定程度的调整。”梁振鹏说。

  目前,格力电器还没有公布今年的半年报,但根据该公司此前发布的业绩预告,其营业总收入为695亿-725亿元,去年同期为983.41亿元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3亿-72亿元,比去年同期的137.5亿元下跌48%-54%。

  格力电器表示,2020年上半年,公司收入、利润较去年同期明显下降,主要原因如下: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,空调行业终端市场销售、安装活动受限,终端消费需求减弱; 2020年“格力董明珠店”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新零售模式,公司稳步推进销售渠道和内部管理变革,继续实施积极的促销政策。

  第二是与格力电器混改有关。梁振鹏指出,望靖东原来是格力电器的董事会秘书,高瓴资本入主格力电器,可能会对格力电器的高管团队进行一定程度的调整,董事会也可能发生架构上的成员变化,在这种背景下,望靖东辞职也是有可能的。

  2019年10月28日晚间,格力电器发布公告称,珠海明骏作为格力集团所持格力电器15%股权转让的受让方;2019年12月2日,格力电器发布公告显示,格力集团与最终受让方珠海明骏已签署股份转让协议。

  此外,产业观察家洪仕斌补充道:“格力电器今年在营销方式、销售渠道等方面都有一些变化,内部高管形成意见不统一的局面是正常的,造成某些方面的分歧,望靖东或许是出于这个原因离职。”

 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

  今年对于格力来说无疑是艰难的一年。从行业来看,整个空调市场低迷,销售严重下滑。奥维云网发布的《2020年中国空调市场H1总结报告》显示,2020年国内空调市场上半年零售量规模为2886万套,同比下降14.3%;零售额规模为831亿元,同比下降26.9%。

  而格力电器本身存在业务模式单一、渠道太过依赖线下的问题。

  数据显示,格力电器空调业务在整体营收中的占比近70%。2019年,格力电器实现营业收入1981.53亿元,其中,空调业务收入为1386.65亿元。

  这几年,格力电器一直在多元化发展的道路上不断探索,逐步发力生活电器、智能家居等领域。但现在说起格力,大家的印象多半还是空调。董明珠此前在接受“生活电器占比情况”的提问时也承认:“目前仍然‘微不足道’,但是空间很大、大有可为。”

  梁振鹏建议,格力电器还是要加快自己公司的多元化发展,像海尔、美的这样小家电产品线多一些,公司的抗风险能力才会强一些。

  而谈到渠道问题,格力电器庞大的经销商体系在业内非常有名,但正是因为这个盘根错节的体系,格力在线上渠道并不占优势。

  因此,从格力今年多次直播活动中可以看出,格力正在迅速对自己的销售渠道进行转变,积极向互联网电商渠道靠拢,希望依靠线上电子商务渠道的流量来带动销售。从4月的第一场直播到现在,格力今年已经进行了7次直播带货活动,董明珠都参与在内。

  “但如果说直播带货动了谁的奶酪,动了的就是格力批发代理经销商的奶酪。”梁振鹏说。

  洪仕斌也指出,线上直播带货的模式,跟传统的代理商之间,利益是没办法兼顾的,然而如果格力不去突破,就没办法实现更大的进步。“我还是支持格力创新,进行销售渠道的扁平化变革,以前代理商是助力,那么现在就是束缚,只有坚定不移地走下去,未来才能有所突破。”北京商报记者 石飞月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fixieandroll.com